Dora专访|数人科技CEO王璞:谷歌会把人养懒,写给技术创业的你们

2015-03-08 宋婷 DoraHacks

专访数人科技CEO王璞

谷歌会把人养懒,写给技术创业的你们
  这篇文章会浅显地告诉你一些分布式架构及技术创业的相关知识。

  这篇文章是一个谷歌回来的技术创业老大哥想跟后辈们分享的经验。

  这篇文章的采访对象非常屌,文风很逗很轻松,你一定要看下去。

我觉得,干货不怕长。


当剑南介绍王璞出来的时候,连用了好几遍“非常钦佩”,说他是一位“非常难得的,要把技术做得扎扎实实的工程师和创业者”。王璞腼腆地笑笑,谦虚地摆摆手。

我坐在第一排,开始打量他——唇红齿白,有些富态的喜庆。蓝色格子,牛仔裤,白色板鞋,黑框眼镜,刘海有点乱。不用想,衬衫里面一定穿的是T恤。工程师标配。一谈技术,他的神情会骤然变专注,眼睛射出闪电般的机敏。

“分布式系统是由很多廉价的服务器组成的计算环境。”他说道,左手插兜,右手拿激光笔,时不时推一推眼镜。

“在Google的数据中心,为了减少空间,服务器不用机箱,只留下主板。为了节省能源,主板间设立隔离带,让冷风只吹cpu,其他不需要冷却的部分,如硬盘内存等,压根连冷风都不往上吹。”侃侃而谈的王璞,看看屏幕,再看看观众们,轻轻抬抬眉毛。在整个DoraSpeaker演讲活动过程中,他系统地讲解了分布式架构的各个模块(Mesos,Docker,RabbitMQ,HDFS,Ceph),以及分布式架构的发展状况和问题。


沉浮美国:王璞谈美国技术公司不同风格

为了体验startup文化,PhD毕业以后王璞工作的第一家公司是StumbleUpon,这是一家有100人,初具规模的初创公司。“但在我进去之后遇到不少挫折。这家创业公司为了生存,要解决各种各样问题,但是每一个问题都不能解决得很深。每个季度的工作内容都要换不同领域,一个季度刚把一个问题琢磨明白,我就开始做另一个方向的问题。我那段时间很郁闷。”

王璞选择的第二家公司是团购的鼻祖Groupon。他在Groupon刚上市时加入。“Groupon是一类典型的冲击上市的美国startup,上市后就急剧衰落,股票从IPO之后一路狂跌,从十几美元跌到几美元。工程师们在他创业时非常看好,拼命加入。但在状况不好后又纷纷离开。”他说道。

Goupon不是一个技术公司,当时差不多3000人,其中有一千名工程师,两千名负责拓展销售等其他业务。在那里待了半年左右,王璞觉得,Groupon不是技术驱动的公司,还是销售驱动的。


王璞在谷歌

王璞离开Groupon以后去了谷歌山景城总部。

谷歌待了不到三年,王璞最大观感是:“学了很多东西。”谷歌有着分布式计算机和大数据处理的各种领军人物,不计其数的技术解决方案,超多优秀的项目”。他很认真地说。系统地学习了分布式构架的东西——后来他创业的技术资本。

我问他谷歌有什么问题吗,他回答道:“越来越封闭。”这几乎是大公司难以避免的弊病。谷歌在技术上有很大的优势,谷歌将内部的好技术封锁,不开源出来给别人用,顶多把一些技术用论文的形式发表出来。其他公司用开源技术复制谷歌的解决方案。现在情况发生了转折,开源社区衍生出很多优秀的解决方案和平台,反而谷歌没有了旺盛的技术革新。而且谷歌看到开源社区这些强大的新事物并没有接纳,也没办法接纳,因为谷歌和开源社区属于不同的生态系统,软件基础构架不兼容。以前谷歌远超其他,睥睨众生。而最近开源社区涌出的大量优秀的技术显然打破了这个局面。

“谷歌必须要在技术上更加开放。”王璞还找了另一个巨头的例子,“微软在换了新CEO后开放了很多,拥抱云计算,允许其他合作伙伴将其技术解决方案与微软的产品拼接在一起提供给客户。越来越开放。”

技术不可能永远领先。

新技术要很成功,必须开放。技术创业一定要解决商业化的问题。很多好的新的技术就是没有跨过商业化的鸿沟。新技术怎么才能成功的商业化?这也是王璞不断摸索的。王璞说“新技术要变成很成功的商业化,必须开放,必须让大家都接受,不能孤芳自赏。IPM、HP、Intel 有很多孤芳自赏的大牛技术,但是不开放,最后没有得以普及。不能说最好的技术一定成功,但开放的技术才能普及,才更有可能成功。”


放眼中国互联网世界:灿烂千阳

王璞是很乐观的,眼睛又射出了谈到技术才会放出的光芒。 “中国的几个领军互联网公司相当厉害。比如BAT,尤其是阿里腾讯。”阿里个人征信业务的麻利和果敢让王璞印象十分深刻。“拿到央行个人牌照以后迅速个人征信。迅速金融机构推广,实现从零到一的质变。动作敏捷如创业公司。” 为什么能做到这样快的反应呢? 马云说阿里,团队大到一定程度就要拆小。小团队机动性强,好调动,看游击队打鬼子都打得很好。阿里都是小团队作战,战斗力是非常强的。 中国也有非常精彩的商业模式,比如腾讯微信红包。“这都是中国特色。美国人想不出来。美国人不会发红包,也没有途径发。”

“中国互联网正在朝着全面超越美国的方向发展。中国的2C产品全面超越美国,用户体验、商业利润都比美国成功。看嘀嘀、快的、大众点评、淘宝,无论用户量、交易量还是资本运作都要优于美国原型。 但是中国2B市场还比美国差很远。“原因是中国传统企业没有完全信息化,加之国内2B市场目前还是重销售轻技术,不是完全靠市场驱动。不过我相信将来国内2B市场会繁荣起来。2C的成功会带起来一批服务最终用户的公司,就会产生大量企业级需求,从而扩大企业级市场。还有我们人口基数大嘛。” 如果非要给国内2B市场超越美国定个时限的话,王璞觉得乐观估计是5年左右,悲观估计需要10多年。


怎么找到技术创业中属于你的“The Point”

“我也不是一步就找到”当我代表广大志在技术创业的少年们问出这个问题时,王璞笑了。“一开始我们数人科技做金融数据分析。因为金融金主多啊。慢慢发现国内金融数据分析还处于起步阶段。金融数据敏感,不够开放。加之互联网金融公司自有数据量还不够大,还称不上是真正的大数据分析。” 找到那个点,要挖掘自己真正的优势所在。“我回过头来问自己什么是真正擅长的,答案还是分布式技术、大数据技术。创业一定要做自己最擅长,把这个包装成产品,给别人服务。这样才有竞争力,别人很难超越。”

为什么要技术创业?技术驱动让公司走得远,技术孕育新的商业模式 “技术驱动的公司一定能走得更长远,不单纯靠商业模式。公司想要改变商业模式是很难的。比如Groupon,当时团购刚出来的时候,这个商业模式是很新鲜,但一旦商业模式被抄走以后竞争力就减弱了”。

技术创业好像把大象装冰箱,第一步要把冰箱门打开。 对刚毕业的学生的建议。王璞认为首先可以进入行业的领军企业待一阵子,把握行业全局,见识最顶尖的素质,深入地看行业和公司都有什么问题。创业是要解决很深的问题,这需要行业积累,行业有很多细小分支,在细分业务深入了解,要看到别人没看到的问题。技术行业更要很深的积累。“我在硅谷工作这三年,为技术创业积累技术。"

大公司有各种各样的惰性。谷歌会把人养懒,丧失战斗力。那里待遇优厚,各种免费三餐免费gym免费福利。好比高富帅暖男的娇惯会让人丧失斗志。这些工程师不想离开去创业。企业出于留住人才的考虑,温柔乡是一种高端的心机。

工科学弟,听说你要技术创业?学长这么说。 给的工科学弟建议,李开复说受教育的最根本目的是培养复杂思维能力,分析解决问题的方式。不要轻视学的东西,各种各样课题研究都是在培养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不要因为不喜欢而不做,把抽象的数学和技术问题解决得很好,具备复杂思维能力以后,再把这种能力运用到各种各样复杂的现实情况中。


创业的难和刺激令人着迷

“我每天都觉得第二天公司就要做不下去了。投资能支撑多长时间,今天一过又少一天。”王璞说。 “那失败了还会再来么?”我问道,同时观察他的表情。 他很快地回答,“尽量不让它失败,很多时候失败是可以避免的。要对团队负责,对投资人负责。” 创业很难,最让人着迷的一点是难,不是完全没可能,是很多打击和挫折之后有一线希望,然后又是持续的打击和挫折,接着又有一点希望,所以心理压力很大,一定要有很强大抗压能力。坚持就会有希望。


Geek创业的mix状态,煎熬却甜蜜

当我问王璞平常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王璞很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告诉我很难回答。就像他后来说的,他是一个偏技术的人,纯,踏实,跟代码打交道比跟人自如。而此刻正在startup的他每天都在考虑公司的生存问题。不停跟各种客户聊,是一个很mix状态的转型中的工程师。 如今的他处于工作-睡觉的循环里,睁眼就工作,没有多少时间花在娱乐上。 “我喜欢有挑战的生活。”他说。 做startup的挑战就是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我在商务方面不很敏感。” 困境中怎么进步呢?“一定要多碰撞。很多商务需求在碰撞中产生。人和人,企业和企业的交流中挖掘出有价值的点。” 很多东西是跟人交流碰撞出来的。“我经常碰一鼻子灰。跟投资人聊的时候,投资人往往从悲观角度理解创业项目。”各种各样challenge之后,王璞就反思,这些问题该怎么回答,之前的想法哪里不符合实际。Geek们都是这么进步的。 这是一种技术创业者必须走的路,不仅技术而且商业的mix状态。

工程师文化的情怀:想把这种精神带到中国,成为自己的企业精神 数人科技做大数据SaaS服务,把各种处理大数据相关的平台工具变成服务的形式提供给客户。“市场前景还是很乐观。”王璞说。 企业级客户天生缺点是动作缓慢,所以数人科技的第一波客户面相互联网中小企业,这些公司对技术敏感,乐意接受新技术,传播和营销都比较方便。

谷歌把工程师文化发挥到极致,极大激发了创造性,做出很多伟大的产品。王璞说他很想把工程师文化带到国内。团队十几个人,除了一个文职,其他全是工程师。

学习是工程师文化最核心的部分。要分析解决问题。“工程师每天面临很多自己没碰到的新问题。但工程师面对的好多问题又是别人解决过的。所以要知识共享,把知识传播给别人。把很多人的能力培养起来。一堆能力很强的人在起来,才能做出来好东西。” 最后要感谢团队,这个非常工程师的团队,热忱满满的团队高强度地学习着,工作着。

昨天四个小时的相处,我在王璞身上感受到非常强的行动力,踏实沉静的态度。一种浓浓的工科生的靠谱与旺盛的求知欲,强大的学习能力。

今天是女王节,还在码字的我在这里代表Dora祝女工程师和嫁给工程师的女孩子们,女王节快乐!

对数人科技感兴趣可发邮件至hr@dataman-inc.com